牟 森,中央新影 紀錄片 足跡 60年代 創作札記 古巴 ">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在古巴的日子里

牟 森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53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1962年2月4日,牟森同志在古巴拍攝《第二個哈瓦那宣誓》。

 

我做為一個攝影師,不知旅行過多少地方,不知結識過多少朋友。可是,我到過古巴以后,不但每個人、每件事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而且每一棵草,每一寸土地,每一座山林,每一處海灘都給我留下美好的回憶,使我產生了從未有過的依戀和激動的深情。

 

我是196012月來到這個英雄國家的。在一年半的時間里,我結識了許多古巴朋友,我帶著攝影機幾乎走遍了古巴各地,拍攝了紀錄片《殲滅美國雇傭軍》、《中國友好代表團在古巴》、《中國經濟建設展覽會》和新聞片《中國駐古巴大使遞呈國書》、《五一節》、《古巴在控訴》、《第二個哈瓦那宣言》、《在收割的季節里》等等。

 

1961420清晨,在總統府的特別許可下,我乘汽車到了前線——拉斯維利亞斯省的吉隆灘。

 

吉隆灘面向著碧綠的海洋。風景優美,有剛剛建好的小別墅、游泳池、餐廳、圖書館、電影院等等,這些都是在古巴革命勝利后,為勞動人民建筑的修養場所。

 

正當古巴人民懷著美好的愿望,建設自己新生活的時候,美帝國主義者卻加緊了對古巴的挑釁和侵略。

 

416清晨,在美國飛機掩護下,美國所豢養的雇傭軍,乘著美國軍艦,拿著美國武器,駕駛美國制造的坦克、汽車,襲擊了古巴的神圣領土,在科奇諾斯灣的羅爽諾斯地方及吉隆灘登陸,野獸般的強盜首先殺害了在這里的和平居民,破壞和焚毀了所有的建筑和房屋……然而古巴人民沒有被這些所嚇倒,古巴革命武裝部隊和民兵在古巴革命政府領導下,為時僅僅七十二小時,就把肯尼迪所謂的“愛國志士”,這些由莊園主、反動教會的神甫、警察和富翁子弟組成的劊子手隊伍全部殲滅了,贏得了保衛祖國、保衛革命事業的重大勝利。當我到達吉隆灘一帶前線的時候,還清楚地看到前幾天激烈戰斗的痕跡:被擊落的美制B-26型轟炸機殘骸和被擊毀的美制薛爾曼重型坦克、大卡車翻倒在公路旁。一位古巴民兵路依斯指著海面告訴我說:“那是一條被擊毀的美國船,載有很多敵人,企圖增援登陸的雇傭軍……”接著他興奮自豪地說:“敵船還未靠岸就被我們的革命空軍擊毀了,那一天也正是古巴空軍節,他們立下了偉大戰功來迎接他們的節日……”通過攝影望遠鏡頭,清楚地看到了這艘將要沉沒的美國船,它活像一條死鯊魚,黒呼呼地在水面上露出頭來。

 

要說繳獲的美國武器,真是不計其數。輕重迫擊炮、輕重機關槍、火焰噴射器、無座力炮、手榴彈、鋼盔(有的鋼盔上面還繪著赤身女人)、T.N.T.烈性炸藥,手榴彈、無線電設備,帳篷、地圖和藥品等等,所有這些武器和物品上面都有U.S.A.標記。我正在拍攝這些武器時,一位古巴革命士兵指著這些武器笑著向我說:“中國曾有一個蔣介石是你們的運輸大隊長,而今天也有美國佬做了我們的運輸大隊長……讓美國佬來吧,我們已挖好墳墓等待著他們的死亡……”成群結隊穿著偽裝色的俘虜被古巴革命士兵押下戰場,個個垂頭喪氣,狼狽不堪。反革命頭子米羅·卡多納的兒子沮喪地說:“我的爸爸和我對古巴人民的意志估計錯了。”戰俘佛悅伊悅是畜牧主,也是糖廠經理,還有三百卡巴耶里亞的土地(一卡巴耶利亞土地等于中國二百畝土地),他說:“我以為登陸即受人民歡迎,事實是毫無遺憾地全部被消滅。”

 

帝國主義終究是帝國主義,他們不會因為這次遭到毀滅性的打擊而就此罷休,必將采取更加陰險更加惡毒的手段來繼續對古巴人民進攻。正像菲德爾· 卡斯特羅所講的:“美帝像一只老虎,今日雖遭受痛擊,但受傷反噬是一件可能的事……”

 

我能拍成這樣多具有深遠歷史意義的影片,是與古巴政府和古巴人民的熱情關懷分不開的。

 

19622月,當我拍攝通過第二個《哈瓦那宣言》的百萬人大會時,古巴朋友的熱情真使我終生難忘。在沸騰的人群中,他們發現了我,就跑過來幫我扛三角架、膠片,為我讓開道路;還有許多人匆匆寫個紙條塞到我手里,上邊寫著:“中國同志請到我家去做客。”還注上姓名、地址。后來我登上一個高臺去拍攝影片,臺下的人們紛紛把帽子、手帕、本子扔給我,要我用中國字簽名,我激動地寫下了:“要古巴,不要美國佬”,“美國必敗,古巴必勝”。在這里,特別應該提到的是古巴攝影師何塞·塔維奧·帕耳馬同志,他給了我很多幫助。我清楚記得,我剛剛到達哈瓦那的第二天,他就熱情地來看望我,并且主動地提出盡可能給予我各方面的幫助。在兩次哈瓦那紀念古巴革命勝利的慶祝大會上,兩次“五一”節示威游行集會上,“七·二六”武裝起義紀念大會上,發表第二個《哈瓦那宣言》集會上……他都常常和我在一起工作,幫助我解決了種種困難。有時,我的攝影機發生故障,他不是替我修理,就是及時給我借一個好的攝影機來;有時,他在事前給我安排了好地位,讓我從更好的角度拍下那些動人的場面;有時,他給我準備好面包、糖果和汽水。在拍攝影片《殲滅美國雇傭軍》時,有一天晚上,因為我忙于拍攝燒毀肯尼迪紙像,他替我拍下了一個難得可貴的鏡頭:六十多年前,美國在古巴建立了一座老鷹紀念碑,這個象征新殖民主義的紀念碑被古巴人民拉倒了,再也不許這只貪婪的鷹在古巴人民的頭上張牙舞爪。很顯然的,影片運用了這個鏡頭,給整個影片增添了更為豐富的內容。他對我如此無微不至的幫助,我是永遠不能忘懷的。

 

因為工作關系,我常常有機會走近民兵營。不論在多么艱苦的環境中,我所見到的古巴民兵都是斗志昂揚,充滿信心,充滿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的。我們相見時,經常是一陣熱情的擁抱代替千言萬語。縱然一句話也不說,我們也能深刻了解彼此的心情。

 

是的,中古兩國人民的友誼佳話真是說也說不完。我在古巴不管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古巴人民對中國的熱愛和深厚的友誼。而作為一個電影工作者,對于古巴人民對中國電影的熱愛更是特別有感觸。

 

我廠的長紀錄片《戰斗的古巴》在古巴電影廠試映了一次,我永遠忘不了這次映出的情景。因為我們這部影片準確地表現了古巴人民英勇無畏氣勢磅礴的革命氣概,所以放映室里從始至終震蕩著掌聲和歡呼聲。我激動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當銀幕上出現美國星條旗被古巴人民降落的鏡頭時,觀眾爆發出一片噓噓聲、口哨聲。古巴人民對于美帝國主義的卑視真是難以言語形容。影片映完,古巴電影廠紀錄藝術片部主任圣地亞哥握著我的雙手說:“中古兩國人民是兄弟。這部影片支持了我們古巴的革命,反對美帝國主義。”我說:“中國人民不僅支持古巴革命,反對美帝國主義,而且也受到古巴革命的鼓舞,得到古巴人民的幫助。因此我們是互相支持互相幫助的。”最后我用西班牙語說:“要古巴,不要美國佬!”圣地亞哥這時緊緊地握住我的雙手不放,高呼“要古巴,不要美國佬!要中國,不要美國佬!”在場的朋友們幾乎都伸過手來要跟我握手,并且熱烈地向我致意、問候。

 

影片在電影院放映時,觀眾十倍、百倍于銀幕上的聲音高叫“要古巴,不要美國佬!”當我們敬愛的毛主席出現在銀幕上的時候,一次又一次掀起雷動般掌聲,歡呼聲,人們高呼“比瓦(萬歲)毛澤東!就連在影院外面排隊等候看電影的觀眾,也無法抑制內心的激動,同聲高呼,影院內外,熱情鼎沸。一位起義軍戰士看過《戰斗的古巴》,起來跟我熱烈地握手,他激動地說:“古中兩國人民是兄弟,毛澤東萬歲!”圍繞在我們身邊的男女老少,都爭先恐后地伸出手來和我們中國同志激動地握手、歡呼。古巴著名電影評論家羅德里格斯熱情地對我們說:《戰斗的古巴》非常好,說明了中國人民對古巴的革命具有深厚的理解和感情。”

 

在古巴一年多的生活是如此豐富,我有說不完的回憶,寫不盡的懷念。每當想起與古巴人民這一段相處日子,我的心就涌起無限的溫暖;每當聽到古巴人民遭到美帝國主義嚴重威脅的消息傳來,我的心就燃起熾烈的火焰,我真想插上翅膀立刻飛到古巴,和英雄的古巴兄弟一起戰斗。我深信,美國必敗,古巴必勝!

 

 

寫于19634

(本文作者:時任中央新影攝影師)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