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永銘   祖友義,中央新影 紀錄片 足跡 60年代 創作札記 階級兄弟 ">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階級兄弟心連心》搶拍記

游永銘   祖友義

 
CCTV.com  2010年10月18日 09:58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196035下午330分,廠里接到關于河北蔚縣有一百多名公社社員食物中毒,張家口市委打電話給北京特種藥品經營部要求援助,現在準備馬上空運藥物的電話后,立即決定派兩位攝影師隨機拍攝。

 

530分,一架運輸機從北京起飛了。這是民用航空公司北京管理局特派的送藥專機。首都機場航行處副處長辛影同志隨專機執行空投任務。起飛前,來不及給藥箱綁燈、綁降落傘,起飛后才進行這些工作。攝影師陳凱初自知一上飛機就要嘔吐,找了個靠窗口的位置,坐著堅持拍攝空投準備工作。612分,飛機到達蔚縣上空。人們指著機身下邊嚷道:“空投信號,信號,九堆火堆!白十字!”大家都行動起來。從機艙口望下去,隱隱約約還可以看到等候接藥的人群。機務人員將藥品投向白十字。

 

就在同一個時間內,廠黨委召集了緊急會議,決定另派編輯石嵐和攝影師王德成、王瑜本星夜乘火車赴蔚縣,把這一場搶救生命的戰斗拍成紀錄片。

 

火車在黑夜里奔向張家口。車廂里,許多旅客都鼾睡了,拍攝小隊坐在車廂的一角,誰也不睡,也不說一句話,有時焦急地望望漆黑的窗外,聽著單調的咔嚓咔嚓的火車的前進聲。這一隊踏上征程的人們,現在,都有一個共同的信念:我們一定要紀錄下這一場與死神搏斗的奇跡!這是共產主義思想的光輝!我們一定要全力把它搶拍下來!這是黨給我們的光榮的任務!

 

天剛蒙蒙亮,火車到了張家口。攝影師趕到市委,正好市委負責同志和各公社的代表就要去八馬坊慰問病員。于是,他們就馬不停蹄地把汽車開往八馬坊。在顛簸的汽車上,編輯和攝影師共同研究,確定了拍攝提綱。到了八馬坊,沒有進村,就把機器架在村口,等候搶拍。

 

搶救在進行,搶拍也在進行。對于參加這一戰斗的每一個新聞紀錄電影工作者來說,與其說是在工作,不如說是受了一次最深刻、最生動的共產主義教育。

 

在黨的關懷和各方的支持下,一百二十五個階級兄弟的寶貴生命得救了!中毒最深的白玉一家四口人都得救了!白玉的妻子王玉先感動得熱淚滿眶,她說:“毛主席、共產黨救了我一家人的命!”當中毒的人們聽說是北京派飛機送來的藥,個個都感動地說:“這是毛主席給咱們送來的神藥啊!”黨的恩情真是千言萬語也說不清。中毒的勞動模范李連有表示,決心搞好生產感謝黨和毛主席。

 

在廠里,戰斗也在進行著。星期天中午,洗印工作間梁國柱接到通知:《階級兄弟心連心》第一批底片已由蔚縣發出。馬上,他就來廠進行準備工作。底片一進廠,就送進了洗片機。僅僅三個多小時,樣片就出來了。最后一批底片是10日早晨送到洗印工作間的,他們馬上突擊洗印。結果,石嵐同志還未回廠,樣片已經在剪接工作間等候他了。

 

影片進入最后的制作階段。正要錄音的時候,突然得到消息:蔚縣縣委書記劉志剛同志帶領病愈社員代表來京向有關單位致謝。黨委指示要拍。編輯立即停止錄音,帶著攝影師搶拍下這一段充滿階級友情的會見;雖然它給影片的制作帶來了新的困難,影片的結構、解說詞要作很大的修改,但是大家干勁沖天,當夜臨時錄音。生產科小陳騎著自行車找齊了生產人員,就守在機器旁待命。為了一段音樂資料,他又蹬上自行車把保管員從睡夢中叫醒,找來資料。編輯石嵐和錄音王忠善在調音臺前指揮錄音。解說詞作者石梅和解說員坐在一起,一個改,一個抄;改一段,抄一段,錄一段。就這樣,邊改、邊抄、邊錄,整整干了一夜。天大亮了,他們走出錄音室,雖然身體有些疲乏,但精神卻更加充沛、旺盛、

 

現在,《階級兄弟心連心》這部影片已經上映了。我們唯一想向觀眾說明的一點就是:這部影片本身,是在偉大的共產主義精神感召下攝制出來的。

 

 

          寫于19603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